IP热等于钱潮?──「他们开口就要打包作家两、三年!」

T泰生活 102浏览量

IP热等于钱潮?──「他们开口就要打包作家两、三年!」

自2008年《鬼吹灯》掀起中国网路小说热潮后,带动的不只是网路文学的发达,因之而生的电视剧、网路剧、漫画、网游、电影等热潮,这一片背后看似庞大商机的IP产业鍊才是更诱人的投资动机。

这里的IP不是「电脑位址(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)」,是「智慧产权(Intellectual Property)」。「智慧产权」听起来很浮泛,却是近年来,中国极为火红的投资标的。

最近最为台湾人熟悉的超级IP是「包青天」,有报导指出,这三字值人民币千万元,刷下目前影视IP最贵纪录,它的内涵盖网游、动漫、漫画等,预估整个产值至少二十亿人民币,「IP热潮是中国炒出来的!」城邦原创总经理伍文翠光说。

捧红了晨羽、玛奇朵等网路文学作家的城邦原创,其中玛奇朵的小说《亲爱的公主病》被大陆改拍成网路剧,而《学长》正在筹拍电影,伍文翠光是今年就接了不少的大陆团来谈IP授权,有私募基金经理人、煤矿业老闆,也有建筑公司、影视公司。不论来自何种产业,伍文翠说,他们的共同性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开口就是要打包作家两年、三年,「我心想,你要包,我都还不知道我的作家写不写得出来?」被这莫名而来的IP打包热浪狂扫的不只台湾,中国打包的疯狂程度已经延烧到日、韩、甚至欧洲,一度把日本漫画公司吓坏,以为中国大军要砸重金买下他们的漫画公司。

伍文翠指出,IP已经形成一个产业鍊,对这些投资客来说,他们的心态是只要压中一个就赚了,他们也因此愿意等待一个有潜力的IP,等待孵化完成,从几年前的《步步惊心》、《花千骨》、《瑯琊榜》、《盗墓笔记》到最近的《太子妃升职记》都是。

与土豪们跨界霸气投资交手过无数回合,在伍文翠看来,大家很容易被IP背后的产值迷惑了,但作品到底能不能卖,「保护原创内容」仍是她首要考量的核心,而作家的品牌经营也是重要策略。她以玛其朵与晨羽为例,前者的作品易于跨界到影视,而后者的创作则适合阅读文本,写得好的不一定适合变成影视作品,反之亦然,这都跟出版社如何为作家找到定位息息相关。

其次,伍文翠也不会单看授权的「卖价」。她以入选2016年金马创投会议乔一樵的作品《山城画蹤》为例,当时把小说授权改拍电影的费用虽然不贵,但电影工作团队是大陆导演与美国电影公司合作,「有时,价格不是单一考量因素,我们更看重导演与团队品质,因为对作家来说,作品能否被落实、被实现,是最重要的事。」伍文翠强调,能够掌握到自己原创内容定位与核心,才不会被来势汹汹的投资客带着走,否则人家随便一句「素人作品可以变成电影」就足以把作者与出版商在不合理的情况下被打趴。

「台湾要发展一个完整的IP产业鍊虽有难度,但越是红海,我们越要回头看自己的内容,思考如何能够发挥出去,而别巴望着一部作品就要赚翻。」伍文翠即使身经百战,至今她仍这样谨慎地经营原创内容。

►►更多精采内容,请看《犊月刊NO.46:一本书是怎幺在全世界游走的?──国际版权市场现况》!►►

上一篇: 下一篇: